DOMUS

中國

中文 En

ART&THINKING

playing the space art in a philosophy way --Domus designer

空間藝術的哲學家

ART&THINKING

唐曉年

唐曉年Art director

意大利米蘭理工大學設計管理碩士
國家工藝美術師
高級室內建造師
深圳市室內設計師協會會員
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
深圳市裝飾協會專家庫成員
亞太設計師名設會(IFCA) 榮譽會員
IFI國際室內建筑/設計師聯盟 專業會員

創造一種延時性的設計

創造一種延時性的設計

Q:你被稱為是設計界的鬼才,許多作品有如神來之筆,這些是否在你的學生時代就有跡可循?
A:我不算是一個常規意義上的好學生吧。穿著怪異,行為乖張,逃學、談戀愛是常有的事,雖然學的是環境藝術的專業,但是至少有兩年時間在自修純藝術。又有大約一年的時間瘋狂的閱讀各個世界級建筑大師的傳記作品,包括中國的一些獨立思想建筑師。還有一些文學作品、文藝評論、獨立電影等等。大學的離經叛道,現在回想起來,算是奠定了我后續設計創作的一些基本思維。敢于不同,敢于在作品中表達一些獨立的思想,一定是一個設計師必須具備的東西。

Q:你關于好的設計作品的定義是什么?
A:好的作品有兩種,一種是當下的效應,它可以在當下即滿足用戶的一些現實性需求,包括功能的實用性,和感官的愉悅體驗;另一種比較特殊,具備一定的延時性。他發揮的作用是潛移默化的、水滴石穿的,當下你可能沒有感覺到它的意義,比如一些裝置作品,一些形而上的、抽象的裝飾、乃至氣味和音樂(我認為氣味和音樂也是空間打造的一部分),你甚至覺得它們是古怪的、不可理解的,但是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,你可能就領悟了其中的意境,甚至幫助在人生的一些重大選擇中給了你莫大的靈感和啟迪。
比如佛家有云:真空生妙有,說的是“空”中才能生“有”,給出停頓、空間、從中則能醞釀出妙不可言的東西來。這個思維運用到設計創作中,我們大量的留白,那種“空”出來的寧靜反而給予你一種內心的“滿”。在這樣的空間中,你就有機會去領悟這樣的命題。當然,這是哲學層面的東西,不是用眼睛去看手去摸的,要用心去體悟,而且也有機緣的問題。我個人比較傾向同時致力于這兩種效應的創造。


Q:你如何把握每一個空間給人所帶來的那種舒服的意境和氛圍?
A:有一個很突出的感受。歐洲的文明歷史沒有斷層,被完整的保留下來了,而我們的似乎在經歷一個巨大的沖擊。像設計這個行業本身就是一個舶來品。國內目前的設計大潮還是看西方。中國本身是一個歷史文化淵源的國家,但是經歷了一些政治原因之后,現在我們的文化傳統就斷層了?,F在的狀況像是一個樹,根還在,枝干沒有保存好。然后從外面嫁接了一根枝干來,給他施化肥,希望它快點開花結果。能不能結?當然也能結?但是已經不是原來的東西了,它成了一個雜交,沒有了原汁原味。更堪憂的是,化肥施的多,雖然可以加快成熟,但是卻是在透支土地的肥力,后續的動力在哪里?這不僅是我們設計行業,更是我們的文明要思索的問題。我還是主張要從我們自己的歷史文化中去深挖,得到屬于我們自己的東西。這是對后代子孫一個負責任的做法。尤其是我們這個與生活和藝術息息相關的行業,對人的影響是長遠和潛移默化的。
設計師:季裕棠

A:我會一輩子做設計,但我更喜歡一個多重身份的自己,除了做設計師之外,未來我將嘗試做電影導演、策展人、藝術評論家(我是一個喜歡批評挑刺的人),還有流浪歌手^_^

ART&THINKING

深圳網站設計

回到頂部